23歲大學生補考兩門挂科選擇自殺,真的白生了這娃

大過小事2019-07-28浏覽 860 評論 0
摘要:

一23歲大學生因兩門功課補考均未通過,選擇跳樓自殺了事。說家庭吧,也算有錢人,父母通過打拼能在北京安定能沒有錢嗎?我就悶了,老子一初中沒畢業還沒背景都能活得好好的,這娃怎麼就因這點小事結束生命。那人家高考專業戶像他這樣不知道能死多少回。這娃就老天派來傷害其生他養他地父母地。

躊躇一夜的生死抉擇:年僅23歲的他,從北京化工大學18層天台一躍而下……

“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七哥、雷(音)哥,沒有七哥就是我。小弟我先退一步了,這一退估計一輩子。”7月13日淩晨約兩點,北京化工大學機電學院14級學生張通(化名),獨自坐在學校宿舍六号樓18層天台上,錄下了這樣一段意圖輕生的視頻說詞後,發了朋友圈,并屏蔽了其父母。

7月13日清早八點多,在天台上思考了一夜人生抉擇的張通,加速跑縱身一躍,最終從天台上跳了下去…

一個年僅23歲的生命就此結束。
是什麼原因,讓躊躇了一夜的他最終邁出了那一步?公安部門認定張通為自殺,但其父母仍對兒子的死亡責任認定心存疑點,認為校方存在管理漏洞,最終讓兒子的自殺意向成為了現實。究竟是什麼原因壓垮了這個23歲年輕人的生命?校方又是否如家屬所言,存在一些管理上的疏漏呢?
7月24日,在接到家長報料後,津雲記者來到北京對此事展開調查采訪。

躊躇的一夜
7月12日,是張通返校領取結業證的日子,在父母看來,張通并沒有任何異樣。
但是,張通的父母卻并不知道,他這次領取的是結業證,而非正常畢業所獲的雙證(即畢業證、學位證)。按照正常流程,2014級的張通原本應該在大學四年内完成全部學業,于2018年正常畢業。

但是,因為其有兩門專業必修課《機械原理》、《過程流體機械》 ,參加正考、補考均未通過,因此其選擇留校第五年跟班重修這兩門課程,最終在第五年也未通過這兩門課程最終考核(考核成績綜合了平時成績、實驗成績、期末考成績)。所以,他在第五年隻能拿到結業證書(結業證書指具有正式學籍的學生,學完教學計劃規定的全部課程,但因個别課程或者實踐環節考核不合格而未達到所在專業畢業要求的結業生,由學校發給《結業證書》)。

張通母親陳妮(化名)向津雲記者回憶:“當天,兒子告訴我們拿到了證書,但我們并不知道那是結業證書,兒子此前一直跟我們保證他重修班能通過,所以這次返校以為他拿到的是雙證。那天,他還說晚上要和哥們聚一聚,轉天再回家吃午飯。”

張通的老家在江西,父母十幾年前來北京打拼,如今安家于北京,父親事業有成。“所以,他說從學校轉天回家,也不遠,我就沒想那麼多。”陳妮含淚回憶。

但是,7月12日那天晚上,陳妮莫名的煩躁與焦慮,平日十點鐘就能睡着的她,當天就是難以入眠。她本來想給兒子打電話再問候一下,但是忍住了,因為平日兒子有事情也不太願意和父母講,她擔心過度關心會招緻反感,就沒有打電話。

陳妮後來才知道,母子連心,她的焦慮是有緣由的。陳妮說根據校方的表述,7月13日淩晨一點多,由于早前已辦理了退宿,所以他借了同學的宿舍通行卡,刷卡進入了北京化工大學宿舍6号樓,乘電梯來到頂層,随後又打開了頂層的天窗,來到18層天台。

黑暗中,張通獨自在這裡思索着。淩晨兩點左右,他以視頻的形式發了一條朋友圈。視頻中有一段語音與樓周圍的場景。“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七哥、雷(音)哥,沒有七哥就是我。小弟我先退一步了,這一退估計一輩子。然後…就這樣兒。”他這樣說着似乎略帶告别的話語。

7月13日淩晨,張通在朋友圈發布告别視頻

但是,這條朋友圈他屏蔽了父母。“如果他沒有屏蔽我,我那時候肯定能看見,當晚我根本難以入眠。”陳妮痛哭着說道。

據張通父親張标(化名)介紹,後來,從兒子留下的遺物手機中,他發現了兒子當晚錄制了多段短視頻。“其中有些短視頻涉及兒子隐私,有些是他和朋友告别的話,我不方便提供。”張标語氣堅定地告訴津雲記者,“我現在隻方便提供給你其中兩段視頻,其中一段我有過剪輯,留下的是我認為關鍵的話語。”

在張通父親提供的視頻中,津雲記者看到,張通當晚對着視頻表示,“我要幹什麼呢,就不言而喻啦。其實在結果出來之前吧,我就已經想好了,如果是好的結果,那當然就按部就班。那如果是不好的結果呢,我也不打算去改變這個結果,就讓它在我這結束吧。”“但是吧,我已經沒有下樓的可能性了,這天台能下不能上,我開那天窗隻能讓我出來不能讓我回去。所以吧,我就必須得在這解決了。

陳妮捂着臉,痛哭道:“這說明兒子當晚還是猶豫的,有想從天窗回來的意願,但是他打不開天窗回不來。隻拿到結業證對兒子的打擊肯定很大,所以他才會留下視頻說那樣的話。”
就這樣,在天台上躊躇了一夜的張通,于7月13日清早8點多,跳樓身亡。從爬上頂樓到跳下,此間間隔了約7小時。
萬事具備與就此終結
張通的父母,到現在也不能理解兒子為何要做出如此極端的自殺選擇,即使他隻拿到了結業證書,他未來的路也并非是黑暗的。
就學業而言,陳妮說,北京化工大學可以讓學生最久到6年學完全部課程,在6年内通過全部科目考核後,仍可以拿到畢業證、學位證雙證。
而張通在拿到結業證書的同時,也拿到了“北京化工大學2015級結業學生課程補考重修有關事宜的通知。”裡面内容顯示,他可以再繼續重修一年,考核通過後持結業證到教務處換取畢業證和學位證。
而就前途而言,張通其實已經找好了工作,隻差拿着畢業證、學位證到單位報到了。不過,最終隻拿到結業證的他,也可能因此而倍感壓力。
而在生活上,家裡人給張通買好了房子、車子,他在經濟上是沒有壓力的。
“去年兒子決定重修一年的時候,我們還讓他親手寫了保證書,保證他這一年來好好學習,一定通過要重修的兩門專業課。他也一直告訴我們肯定能通過。”陳妮說,“後來,她反複跟兒子說一定要說實話,能不能通過家裡都會幫助他,但是一定要講實話。”但是,直到張通死亡,陳妮才知道兒子最終沒有通過那兩門重修的專業課。
今年6月27日,已經找好工作的張通,還在和母親讨論上班穿什麼衣服。“他當時看不出任何異樣,現在想來,我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瞞着我們,還是他當時真不知道自己隻能拿到結業證書的事情。”陳妮疑惑地說。
“我兒子從小學習就不錯,他上初中時我們兩口子剛來北京,人生地不熟,孩子上的是普通中學,但中考他考了年級第一名。後來考上了北京市第八中學重點學校。大學以600多分的成績考入雙一流、211院校北京化工大學。”陳妮回憶,“隻是,上大學後從大三開始,他的成績有所下降了,也有其他科目出現挂科情況。”
陳妮說兒子并沒有提過自己有女朋友,所以她不知道是什麼讓兒子的注意力沒有放在學習上。不過,讓陳妮難以接受的是,兒子雖然很多事情不愛和父母講,但卻是一個很陽光、外向的孩子,實在想不到兒子會做出輕生之事。
陳妮給津雲記者出示張通近期拍攝的照片,照片中張通笑得非常燦爛。

而今年的畢業晚會上,張通還主動要求上台表演唱歌,在台上他很放得開、節奏律動也很好。他唱着:“兄弟,不管什麼時候回來哥幾個懂你。兄弟,你的家就在這裡…”
家屬質疑學校存疏漏
7月24日,津雲記者在北京某律師事務所,見到張通父母時,他們正和律師會面,溝通兒子這次死亡事件。
“警方确定我兒子是自殺,已經告知我們了。但是,我們認為兒子的死亡,不是校方所言的校方沒有責任,我們認為學校存在管理疏漏,使得我兒子跳樓自殺行為成為了現實。”陳妮說。
陳妮回憶,她是7月13日兒子墜樓身亡後,才接到兒子同學電話,告知她兒子出事兒了。她立即趕到學校,卻被學校工作人員以擔心其情緒激動為由,不讓她去看張通墜樓的第一現場。“如果不是兒子同學通知我,學校根本沒有老師告知我兒子出事的事情。”陳妮氣憤地說。
後來,陳妮還了解到,由于北京化工大學門禁實施人臉識别系統,7月12日張通是通過人臉識别進入的學校。當天晚上和朋友聚會後,由于張通6月25日已經辦理了退宿,所以張通借了其他同學的宿舍通行卡,來到了并非張通原本所住的宿舍樓即6号宿舍樓,通過刷卡進入。他進入6号樓是7月13日淩晨一點多,并未有宿管人員出面阻攔。後來,張通來到了18層天台,在他手機錄制的視頻中,他曾表示“但是吧,我已經沒有下樓的可能性了,這天台能下不能上,我開那天窗隻能讓我出來不能讓我回去。所以吧,我就必須得在這解決了。”
而最讓陳妮和愛人難解郁結的是,7月13日清早,兒子的同學通過其朋友圈看到了其自殺傾向的視頻,立即通知了宿管和老師來找張通,這些同學也趕到了6号樓樓下。
“學校告訴我們的說法是,宿管當天清早得知情況後,用鑰匙打開了通往天台的門。宿管親眼看到,我兒子加速跑随後跳下樓的過程。”陳妮說,“但是,學校說天台沒有監控,也不願意說宿管是否在天台上勸說過我兒子、宿管和我兒子面對面僵持了多久,這些細節學校以怕給宿管留陰影為由,不願透露絲毫信息。”
而張标介紹,13日清早有學校老師給兒子打過電話,兒子沒接。“老師既然知道我兒子在天台上要自殺,為何不第一時間通知父母?如果通知了父母,或許結果大不一樣。”
對于張通的死,張标說北京化工大學告訴他們,張通已經于6月25日辦理了退宿等離校手續,就不是學校學生了,所以他們對這事兒沒有任何責任。學校隻願意安撫性的給予5萬元的撫恤金。
而張通的父母卻認為,張通7月12日是因拿結業證才返校,證書日期寫的7月12日,兒子也是通過門禁刷臉正常進入學校,怎麼能說兒子6月25日開始就不是學校學生了?退一步講,兒子7月12日還能進校,而且7月13日淩晨拿着别人的宿舍通行卡進入六号樓,宿管沒有制止過,校方難道不是存在管理疏漏嗎?如果沒有這些管理疏漏,兒子也不會上了18層天台最後跳樓。
同時,7月13日淩晨到清早張通跳下期間,張通打不開天窗返回樓内,後來學校老師、宿管得知孩子在天台要輕生,沒有第一時間通知家長,這些問題是否存在疏漏?後來宿管在天台與張通面對面的時候,是否進行了勸慰,話語又是否刺激到了張通?這些都讓張通的父母難以釋懷,并欲通過法律程序,來判定北京化工大學是否存在管理疏漏與責任。
“我們想知道以上疑問的真相,如果校方有疏忽,就應該承認錯誤并承擔相應責任。”張标告訴津雲記者。
校方對此暫無回應
7月25日上午,津雲記者緻電北京化工大學機電學院張書記,他表示此事應聯系學校宣傳部來回應。津雲記者緻電該校宣傳部,宣傳部工作人員首先承認确有張通跳樓這件事。而具體細節、善後處理等問題,需要記者發采訪函走學校宣傳流程再做回應。
7月25日下午兩點,津雲記者向該校宣傳部發采訪函,針對家長所反映的具體情況是否屬實,校方對張通之死如何善後、看待,以及家長提出校方存在管理疏漏的問題,與校方進行核實求證。發函後記者再次緻電校方宣傳部,對方表示需要先看一下采訪函内容。
此後,在25日下午三點半、四點半,津雲記者多次緻電該校宣傳部,宣傳部電話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态。截至發稿時,該校并未對津雲記者提出的相關問題做回複。
而津雲記者在張通父母提供的學校和班級對張通的鑒定上看到如此評語:該同學誠實、熱情、好學、性格堅毅,但不足之處有好勝心較強,學習上還需更加努力,心态有些急迫。該生在校期間,積極參加學校活動,表現良好,但學業上仍需繼續努力。

Tag:

發表評論


2 + 33 = ?